MG云沉

(学习不发文)哪有什么故事,一切不过是你我想象罢了//
fgo梅闪only,两人其他相关cp除了闪水仙都雷

要忙考研了……有时会上一上lof但是没有大把时间写文更新了(鞠躬抱歉)愿再相见彼此都能变成更好的人

(如果要取关也没关系的,期待再见)

2018-08-26

【梅闪】所爱之人

*(七夕贺文拖成闪闪登顶贺文,也不错……)

*与夜色撩人那篇为同一迦勒底,ooc且私设如山

*听歌听歌:わたがし

1.

夏日炎热,行至夜晚也依旧闷热异常,衣服被汗水浸透贴在肌肤之上,只能看靠偶有的凉风吹走一丝黏腻质感。就算英灵不是人类,可心理上的燥热感怎么也挥散不去。立香一行人此行为了解决一个魔兽暴动的任务而来,已经几近完成,但偏偏剩下的一群非常聪明,趁着夜晚逃入了附近的森林。


月色无光,连夏日常见的烁烁星子也隐匿不见,立香站在这弥漫着诡异气息幽深不见底的森林口摇了摇头。恩奇都闭上眼睛,蹲下伸手触地感知,一脸凝重地对说:“这片森林过于诡异,泛着死亡的气息,但能感觉到走脱的就在里面...

2018-08-19

破碎的记忆镜面折射过往的回忆,黑色的眸子冷冷地看了一眼,再扫了一眼金发的男人,眼底的冰霜逐渐积聚成风。

“我当然不是梅林,但我自他而生,给自己取的名字是devil,叛离众神的堕天使撒旦。至于你一直念想的那个梅林,早就死在了那些人手里。作为这一切起因的你,自然也应该在死神的名单之上。”

冰雪冻崖,此处不停的风雪,成为埋葬秘密最好的帮手。

2018-08-11

【梅闪】一方死亡三十题(16-30)

*注意避雷

【16.假装你从未离开】

吉尔伽美什每天回来的时候都会对着空气说一声“我回来了”。


两副餐具,两个人的衣柜,两个枕头,两人的伞。


仿佛什么都没有变。


【17.深刻在记忆中的画面】

“花之魔术师,梅林,遵从召唤前来。”彼时阳光灿烂,逆光之下梅林笑容亲和,抱住了因体力不支而险些摔倒的王,紫色的眸子里有着一闪而过的笑意。


“终于与您见面了,吉尔伽美什王。”


【18.永远不会原谅你/忘不掉你死去的瞬间】

“住手,梦魔,本王不允许你这么做。”


“不这么做的话,我们谁都逃不出去…...

2018-08-08

【梅闪】一方死亡三十题(1-15)

*设定死亡一方为梅林,请注意避雷

*ooc有,都是我的

*私设场景一堆


【1.遗物】

吉尔伽美什走近书桌,在最下面一层拿出一个木盒子。“咔哒”一声,打开盒子上的搭扣,里面是一件白色的兜帽外套,式样繁复精美,却终究是有些旧了。他双手微微有些颤抖地捧起这件衣服,零散地带起衣服下层一些发黄的花瓣,这是吉尔伽美什在梅林死后一点点收集起来的。衣服被抱在怀里,吉尔伽美什低下头把脸埋进其中,闭着眼嗅着花香:“梅林……”他低不可闻地唤着那个名字,喉咙发紧失声。


【2.未寄出的信/未发出的简讯】

所罗门觉得最近的梅林不对劲,经常放学了还看着操场的一端发呆傻笑,要么一边不知道写着什么,一边看着...

2018-08-06

【梅闪】吉尔伽美什观察日记03

前篇 01 02

※ooc都是我的,私设如山

※日常啰里啰嗦


今天又是波澜壮阔得平淡无奇的一天。


我很少进行事件的记录,观赏人类编织的繁复多样的历史之花才更加让我感兴趣。但是开始写“日记”以后我才发现自己竟然隐隐有话痨的潜质。或者说面对吉尔伽美什我想尽力留存下每时每刻,再小的事情和他在一起我也会觉得有趣的吧。


这不是有句话这样说的嘛“当我走在路边看到一棵长的很奇怪的树的时候,第一想法竟然是拍下来告诉你时,我就觉得我完了。”我早就完了,心甘情愿。


啊啊说说今天早上的波澜壮阔吧,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,差点被吉尔伽美什憋死。我不知道他昨天晚上是不是梦游...

2018-08-01

【梅闪】深海梦境

※ooc都是我的

※幼驯染,现代模特paro

※推荐BGM:Shutterbug (摄影师)强烈推荐!


1.

机场

梅林亦步亦趋地跟在男人后面,不时抬头观察,精准地保持半米的距离。


身前的人身材颀长,剪裁合身的深色西装,看不出logo的名贵牌子。整个人即使手里拖着梅林的行李箱也可以面无表情气场强大,世界末日依旧岿然不动的模样。反观梅林穿着休闲装,脸上时不时挂着莫名的笑,虽然戴着和吉尔伽美什同款的墨镜,可在外人看来怎么都像是大哥给小弟提了箱子。


想象到这样情况的梅林揉了揉太阳穴,让大爷亲自给自己拉箱子会不会折寿……前一晚明明是和阿尔托莉娅说好了她来接机,今天却...

2018-07-22

【梅闪】墙,眼睛,膝盖(是番外)

*ooc预警,前世今生梗,估计一开始会看不太懂doge


梦境之外

即使有着千里眼,大概他们自己也没预测到未来这样的结局。

“唔呃……”黎明的光线照进了简陋的房中,半黑半明中有个男人缓缓醒来,眼眶里布满了因休息不足产生的红血丝。他坐了起来靠在墙上,揉着太阳穴轻轻喘息。

他又梦到那个人了,被他亲手杀死的人。

那个人浅笑之间就能让自己头疼不已。

他是天生的犯罪者。

他是无罪的犯罪者。

既然如此,那就由自己去终结。

而且那个人只能由自己杀死。

那个人是白色的,白色的头发在夕辉下映出橘色的光。

他跪在地上,没有反抗。

得偿所愿。

那个人终于从自己的生命中被抽离出去了。

我恨他。

不...

2018-07-10
1 / 3

© MG云沉 | Powered by LOFTER